海外房产_海外房产投资_国外房产_海外房产网_外房 | 外国买房网
美国 泰国 日本 希腊 土耳其 越南 手机版 400-082-8015 希腊买房
泰国买房
冯仑风马牛 最精准最及时的海外房产政策、海外房价走势、海外买房攻略等海外房产资讯

破产后,他们又做出了行业全球第一的企业,公司福利好到爆

发布时间: 2019-12-03     所属栏目: 冯仑风马牛     点击次数: 2068 次     热门评论:1条
标签 冯仑|金士顿|公司福利

【waigf.com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杜纪川和孙大卫拿着卖掉公司的钱投资股票,本想着就此过上安逸生活。结果 1987 年美国股市突然崩盘,一夜之间,两人所有的积蓄化为乌有。悲伤过后,杜纪川和孙大卫决定在美国卷土重来,再次创业。如今,他们携手创办的金士顿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独立内存产品制造商,并多次被《财富》杂志评为「美国最佳雇主公司」之一,可谓创造了奇迹。更多资讯点击外国买房网

 

如果说杜纪川是个舌灿莲花、魅力四射的 ET ,那孙大卫就像个从未来穿越而来的 AI 。一人负责天马行空,一人负责脚踏实地。30 多年来,性格迥异的杜纪川和孙大卫尽管有过多次意见分歧甚至斗嘴,但他们始终在一起打拼。这种坚固的情谊和信任就像忠贞的爱情一样,互相成就彼此,以至于杜纪川调侃说:这等于孙大卫嫁给我,我也嫁给他了,我比孙大卫的太太还了解他。

 

 

杜纪川(左)和孙大卫(右)


杜纪川从小非常调皮,中学时甚至被学校劝退。后来父母在无奈之下将他送到德国去念书,结果就读电机工程专业的杜纪川在毕业后,又跑到了美国做房地产销售的工作。

 

干房地产销售期间,杜纪川的业余爱好除了音乐就是篮球。在一次「篮球斗牛赛」中,杜纪川遇见了兴趣相投的孙大卫,两人很快便发展成为了挚友。

 

当时,孙大卫在一家公司做硬件工程师,他告诉杜纪川:一块主机板卖 2000 美元,但成本只有 200 美元,实在是很赚钱。闻到暴利的钱味后,杜纪川立马把工作辞了。此外,他还成功说服了孙大卫辞职。

 

1982 年,杜纪川和孙大卫在家里的车库创办了专门做服务器内存的公司,两人开始了追梦之旅。虽然创业艰辛,但庆幸的是他们起步时赶上了美国计算机产业的风口。由于两人胆大,公司很快便做了起来。但两年后,企业遇到了发展瓶颈,最终被一家计算机公司给收购了。杜纪川和孙大卫两人各分得了 100 万美元,在当时算是不小的成就。

 

此后,渴望躺着赚钱的杜纪川和孙大卫把卖掉公司的钱交给股票经纪人进行股票投资。结果 1987 年,美国股市突然崩盘,一夜之间,两人所有的积蓄化为乌有。那时候,美国有不少炒股者自杀。人生逆转后,杜纪川和孙大卫真是痛哭流涕,伤心不已,一度觉得这就是宿命。当时,两人一连几天都不出门,瞒着所有人实情。但为了养家糊口,他们迫切需要找到新的工作。

 

或许是命运的安排,低谷时期的孙大卫得知当前市场中表面封装存储芯片极度短缺,前景广阔。于是,杜纪川和孙大卫两人翻箱倒柜凑了 2000 美元,转头就开始二次创业。他们在内心暗暗发誓要把失去的都夺回来。

 

2

 

金士顿

1987 年 10 月,杜纪川和孙大卫在美国正式创办金士顿科技公司。在表面封装内存芯片严重短缺的背景下,为了找到一种解决方案,杜纪川和孙大卫将各自独特的工程技术专长相结合,利用便于获得的旧插入式封装组件设计出具有开创性的全新单列直插式内存模组 ( SIMM )。这次默契合作催生了新的技术和新的行业标准。1989 年,金士顿的 100% 测试及由此获得的品质保证使其在众多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并在市场中独占鳌头。

 

回忆当初,杜纪川表示:我们当时并没有什么远见,也没有什么大的计划,只是走一步看一步,现在看起来,我们当初的许多决定都是对的。我们开始做 SIMM 的时候,我对大卫说,这个生意顶多做半年。大卫说不会那么短时间,于是我们打赌,赌注是一辆英国名牌跑车,最终我赌输了。

 

上世纪 90 年代初,金士顿开始将业务拓展至处理器升级、网络、存储产品线等,成为全美成长最迅速的私营企业。

 

金士顿的经营模式是:由供应商提供 DRAM (一种半导体存储器)芯片,金士顿负责产品设计和产品测试、包装,加工则是合作伙伴的事,产品最终经分销渠道销往 PC 机制造商或是用户,金士顿提供售后服务。这一套经营模式,杜纪川和孙大卫可以说直接把握住了企业经营的三个命脉——产品的核心质量过硬、售后服务最佳、组织灵活。

 

关于产品质量,前面我们已经提到过了其特有的 100% 测试,接下来我们讲讲金士顿的组织灵活和最佳的售后服务。

 

业界曾有流传这样一句话:哪儿缺内存条,哪儿就有金士顿。早年,在 PC 机大厂商两周都交不出货时,同一批货,金士顿两天就可以解决。以至于竞争对手完不成的业务会主动找到金士顿合作。

 

在最佳的服务体验上,《福布斯》曾报道过这样一个关于金士顿的故事。在一个星期六早上,接到客户求援电话后,一位满眼布满血丝的金士顿工程师乘坐飞机从美国西海岸赶到东海岸的客户那。经检查发现是便携计算机的内存条插槽有污物导致电接触不良,按说这不是金士顿的责任,工程师可以不管。但是,这位工程师却亲手帮客户把 170 台便携机全部清理干净,然后安装好内存条,并且服务费分文不取。

 

杜纪川说:要求员工始终做得最好是我们公司的一贯宗旨,这个信念也是我们成功的基础。实际上,无论是三星、 IBM 、日本电气这样的芯片大供应商,还是为金士顿加工的合作伙伴,杜纪川和孙大卫一律以诚相待、将心比心。他们从来不迫使供应商降价,也不取消订单,当合作伙伴的资金流转发生困难,金士顿立即支援,而且不收利息。孙大卫感慨:这样的经营哲学基本上在 MBA 理论派是学不到的。我常说,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因为我命够好,因为这种另类的经营观念,要命好才能成,命不好,这样搞就垮了。

 

3

 

孙正义


1995 年,金士顿的员工总数不到 500 人,公司年销售额却超过 13 亿美元,被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称其为「企业界的奇迹」。据《经济学家》统计,当时金士顿的人均产出比石油巨子埃克森美孚公司高 1 倍多,比世界最大的半导体制造商 Intel 高出 6 倍多。

 

为了庆祝,杜纪川和孙大卫还在《华尔街日报》、《橘子郡记事报》和《洛杉矶时报》上以「衷心感谢!」为标题刊登广告,并列出了所有金士顿员工的姓名。

 

辉煌过后,杜纪川和孙大卫又干了件常人难以想象的大事,他们把公司卖给了孙正义。

 

1996 年 8 月 15 日,日本软件银行集团以 15  亿美元的总价收购了金士顿 80% 的股份。关于卖掉企业的原因,杜纪川在接受华商韬略采访时曾总结为以下几点:一、我和孙大卫并不想卖给孙正义,但是孙正义十分坚决而且锲而不舍。二、应该说,我和孙大卫都不是那种非要做出伟大成就的人,我们都热爱生活,不把工作当成人生的全部。软银让我们看到再次退休享受生活的机会。三、我们也在思考着, DRAM 产业波动剧烈,公司规模日渐壮大,经营稍有不慎,怎么保障员工呢?软银那么有实力,又雄心壮志,让他们经营应该没错。

 

卖掉企业后, 1996 年 12 月,杜纪川和孙大卫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拿出 1 亿美元作为收购之后的奖金分发给员工。这成为当年全球科技圈最轰动的新闻。金士顿很多员工拿着这笔奖金在美国好地段买了房子。要知道的是,连坐门口接电话的女孩都能分到 30 万美金的奖励,足够买好几辆法拉利了。这样优厚的年终分红,在美国可以说是空前绝后。当时,金士顿一名经销商感言:根据印度神话,没有人见过神,但是孙大卫和杜纪川先生已经使员工和他们的家人感受到神的存在。

 

随着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金士顿的电话被打爆了,传真机也不停地收到求职者的信息,数万人期盼加入金士顿。有一位渴望打暑假工的少年在履历表上写下:真正令我感动的是金士顿对人的爱心,关心员工,我也尊敬你们的诚实和人品高贵,本人将以能够成为贵公司的一员为荣。

 

对于众多媒体的报道,杜纪川也表达过他的看法。杜纪川认为,员工是使公司成为全球电脑记忆体工业最大公司的原因,他们一向把公司看成是一个家庭,员工都是这个家庭的成员,每名员工都对公司今天的成功做出重大的贡献,分享成功的果实是一件很自然而且该做的事,与慷慨扯不上关系。

    

实际上,金士顿能迅猛发展,跟它优秀的企业文化有必然的关系。多年来,金士顿被《财富》杂志评为「美国最佳雇主公司」之一,福利好到爆。

 

金士顿始终保持这样一种基本理念——集中在公司的核心价值观上:尊重、忠诚、诚信、弹性和适应性,对员工投资,以及在公司与同事像好友一样快乐工作。

 

具体表现为,金士顿几乎所有的部门都没有绩效考核,也不打卡上下班,一人工作,公司给全家上医保,每年把 7% 到 10% 利润作为年终奖发给员工,员工上大学进修由公司出钱,定期举行员工与家属的旅行,全力帮助员工创业,绝不因为不景气而裁员……有媒体还记录了一些细节:当员工的亲戚失业了,杜纪川和孙大卫马上为其安插工作。有员工母亲不幸患癌,杜纪川和孙大卫立刻给了他半年的全额带薪假。有热爱摄影的员工想要出版摄影集,杜纪川和孙大卫立即赞助。杜纪川和孙大卫没有自己的专用办公室,也没有秘书,他们一致认为在金士顿,没有一个人比别人更重要。杜纪川和孙大卫还曾为员工付清房屋贷款或汽车贷款……

 

这样的企业文化造就了金士顿像一个团结有爱的大家庭,完美避开了所有企业管理教条。孙大卫说:在公司内部,我从不认为自己是老板,一直把自己当成员工,因此,与员工间的关系就像是朋友般,这在公司内部是良性循环。不论是对待员工或是客户,思考流程绝对是将心比心。人的一生大部分阶段都在工作,而且这段时间是人真正实现自我生命意义的重要时期。员工自然对于企业有了一种期望,一种对企业评判的权利。因此,企业也应当重视提高员工的满意度,使员工由满意逐渐变为忠诚,自愿地努力工作。如果员工对企业满意度高,他们就会努力工作,为企业创造更多价值,以企业为家。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杜纪川也说到:在金士顿,人是最重要的。金士顿以人为本,重视员工胜于产品和利润。在金士顿,人人平等,没有一个人比别人更重要。在金士顿,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杜纪川始终相信,我对你好,你就会对我好,好人终有好报,大家好才会真的好。所以他自我调侃:我是左手资本主义,右手共产主义,左手创造财富,右手分享财富。我们的根在中国,我们十分乐意为中国做一些事情。

 

杜纪川和孙大卫可谓将中西方文化在企业管理上运用得淋漓尽致,这种独创性的方法使得金士顿在高科技行业脱颖而出,以至于外人很难模仿。

 

4

 

金士顿的产品


人世间很多事情真的是有趣。

 

1996 年,孙正义买下金士顿后,发现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软银所投资的公司几乎都是网络公司,只有金士顿与一家出版社不是。此后几年,孙正义对金士顿实在力不从心,无法经营好公司,于是请求杜纪川和孙大卫买回去。

 

孙正义的真诚最终打动了杜纪川和孙大卫,于是在 1999 年 7 月,他们又以 4 亿 5 千万美元购回日本软银所持有的 80% 的金士顿股份。紧接着,孙正义拿这笔钱又投资了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公司。值得一提的是,早先孙正义以 15 亿美元的总价收购金士顿 80% 的股份时,软银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情况,还剩 3.3 亿美元无力支付。在得知对方经济困难后,杜纪川和孙大卫大气回应:剩下的 3.3 亿美元免了,我们不要了。

 

重新执掌金士顿后,杜纪川和孙大卫加快了全球化步伐。在发展的道路上,金士顿屡破纪录。根据集邦科技( Trend Force )半导体研究中心( DRAMeXchange )最新调查报告显示, 2018 年,金士顿产品收入达 119.54 亿美元,以 72.17% 的市场份额处在绝对领先的位置,已成为全球最大的 DRAM (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模块供应商。这也是金士顿连续第 16 年位居该排行榜的榜首。创造巨大价值的背后,金士顿在全球仅拥有超过 3000 名员工。

 

关于成功的秘诀,杜纪川早年出访北京时曾说:成功取决于没有做什么,而不是做了什么。金士顿并不像英特尔那样的公司以最前沿技术成为行业的领导者,而是致力于把最好用最合适的产品带给尽可能多的消费者。我们最大的竞争优势就是人。中国有句古话,天时、地利、人和,当天时和地利都具备的时候,只有人和才能够将前两者发挥到极致。

 

30 多年来,杜纪川和孙大卫始终坚持企业不贷款、不融资、不上市。孙大卫说:这样的经营观念或许不符合现代的企业管理哲学,但我希望有一天即使金士顿经营不下去,至少所有资产都能保留住,也对员工有交代。

 

当然,金士顿最神奇的事,莫过于两位创始人几十年来始终在一起拼搏,他们之间的情感甚至超越了爱情。尽管在外人眼中,杜纪川和孙大卫性格不同、思想不同、习惯不同、节奏不同、出身不同……但两人就是在一起创造出了奇迹,互相成就了彼此。这对最佳拍档的故事无论放在哪个时代,都令人动容。不由得让人联想起马云与蔡崇信、巴菲特跟芒格、管仲和鲍叔牙、刘备与诸葛亮。

 

真正的友谊,能跨山越海,以美丽的心灵、充沛的生命力、丰富的想象力,活在同一个时空。愿杜纪川和孙大卫在未来之路上,带领金士顿再创新高!更多资讯点击外国买房网

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属于互联网来源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平台客服备注出处或删除。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外国买房网Waigf.com。

遇到这种企业真好,其实我一直相信每个人加入一家公司第一是为了挣钱养家糊口,第二也会抱着为企业创造价值让企业发展的更好的初衷而努力

热门评论
热门搜索
资讯 新房 二手房 展会 留学 移民 投资
正在跟客服小薇沟通中.